2019精准六肖中特期期准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紅旅頻道>>作者專欄>>袁永濤(甘肅省紅西路軍史研究員)>>正文
第三章:播撒火種(二十二)
2018-11-07 09:34:15
作者:袁永濤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燃燒的石頭

    天黑后,毛先生吃完晚飯放下碗,戴上他的那頂破氈帽抬腳出門。毛王氏覺得丈夫的舉動有點異常,于是攆到房門口問先生要去哪里?毛先生扭頭臉色冰冰地回答:甭問。毛王氏自己覺得街上太危險,奉勸先生甭胡亂走動。毛先生瞪一眼老伴,臉上帶著諷刺的笑容,意思是說難道街道上有殺人樁不成?毛王氏扯著毛先生的衣袖不讓他走,因為街道上已經住滿了從前線潰退下來的馬軍傷兵,駐軍和保安團在街上到處抓人。毛先生甩開毛王氏的手,說,他心里想現在巴不得叫保安團抓去弄到城墻上去看熱鬧。毛先生不聽勸告甩開毛王氏手向街上走去。

    全城黑燈瞎火,街道兩旁屋檐下擠滿了傷兵。他們都是從一條山和古浪縣城一線潰退下來的傷員,有的坐著,有的躺著。許多傷員鮮血淋淋躺在擔架上,有的爛手,有的斷腿,嘴里不斷地發出疼痛地呻吟。盡管他們都是馬家軍的軍人,但不能打仗了,就失去了關懷和照顧。縣政府無力安置這么多的傷員,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讓他們有一口水喝、有一口飯吃。這些傷員露宿街頭隨意大小便,屎尿橫流臭味熏天。偶爾,他們中間有人發泄私憤,日老子操娘亂罵人。街道上混亂不堪。

    毛先生摸黑趕到鐘鼓樓底下,兩名士兵持槍問他到底有什么事情,毛先生回答找段縣長有事商量。一個士兵蠻橫無理地訓斥他吃飽了撐的沒事干了,跑到這里來搗亂,讓他立即滾開。毛先生聽到這句刺耳的話,心里極不舒服卻沒有發火,解釋說他真的有事找段縣長。另一個士兵小鼻子小眼睛看了一眼毛先生,什么玩意兒找縣長,快滾!毛先生未動,于是他拉開槍栓威脅再不走的話就動手弄死他。這時毛先生徹底火了,挺起胸膛破口大罵士兵,罵他們是吃屎長大的,有種就朝他開一槍。兩人越吵越兇,場面不可收拾了。一個士兵見風頭不對,于是轉了口氣勸老人家息怒,他答應去叫縣長,士兵說完抬腳上了鐘鼓樓臺階。不一會兒,段縣長走出指揮部看見毛先生時無往日那樣的熱情,只是禮節性地打了一聲招呼:

    “噢?!沒有想到是毛先生呀!”
    毛先生:
    “縣長!黑夜來打攪你,實在抱歉!抱歉!”
    段縣長走下鐘鼓樓臺階握住毛先生的手,口氣有點不情愿:
    “你有啥急事要見我?我現在可是火燒眉毛的時候。”
    毛先生松開縣長的手看看四周:
    “我確實有事想和你談談,這兒說話不方便,咱們能不能找一個僻靜的地方?”
    段縣長:
    “那就到鐘鼓樓門洞里去說話。”

    鐘鼓樓下面有四孔門洞,門洞上鐫有:東“大觀”,南“迎熏”,西“寧遠”,北“鎮朔”,因戰事的需要,基座下面用沙包圍得嚴嚴實實,四孔門洞皆用沙包填門,作為臨時指揮部的一部分。段縣長把毛先生讓進門洞,命令士兵守門,無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入。段縣長:

    “毛先生,這里比較安全,你有啥話說吧。”

    毛先生大義凜然陳述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他認為這一仗兇多吉少。城里就那么一點防御力量,駐軍堅守很困難。古浪縣城丟了,馬家軍損失非常慘重。據他所知共軍兩萬多人一路殺來,涼州城沒有向共軍發一槍一彈不招惹共軍,不阻截共軍,這是為什么?還不是怕引火燒身。眼下,求和是唯一的出路。雙方一旦開戰,永昌縣城就成了一座廢墟。千年古城毀于戰火,這個歷史責任誰能承擔得起。他聽說這些共軍是借道出關路過永昌,只要他們不向駐軍挑釁,就讓他們過去,他好,大家都好,何樂而不為?當年,馬仲英叛軍屠城時,永昌城里的駐軍和民團有一萬多人,全城老百姓都投入了戰斗,可謂是軍民同心共同御敵,結果呢?永昌城破。許營長以身殉職,全城三千多人戰死,永昌城街頭死人成堆血流成河,慘不忍睹。這個歷史教訓千萬要吸取。

    段縣長聽著聽著冒火了,他可以原諒毛先生如此消極的看法,但不可以寬恕毛先生隨便談論這場戰爭的勝負,炮聲還沒有打響,毛先生就想投降,實在有點荒唐。眼下,他如不是敬重毛先生的學識和為人,如果是別人的話,敢說出如此蠱惑人心的反動言論,早就交給駐軍處理了。段縣長大吼一聲:

    “來人!”
    士兵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沖進來。毛先生巋然不動,等待士兵來抓他。一個士兵高聲問:
    “請指示?”
    段縣長命令:
    “點燈!”
    士兵點亮油燈,門洞里頓時亮堂起來。
    段縣長支走士兵:
    “去吧。”

    士兵走后,段縣長十分生氣,在門洞里走來走去。毛先生扭著脖子坐在板凳上,等待縣長處治。段縣長滾油澆心,還沒有一個人敢在他面前說出如此大膽的話。戰事就在眼前,毛先生這樣歹毒的話,如果流傳到守城士兵的耳朵里,麻煩可就大啦!為了緩和一下緊張氣氛,毛先生主動開口繼續鼓動段縣長放棄抵抗,他當然知道段縣長很看重自己的歷史,不過,他還是那句話,僅僅依靠永昌城里現有的那點力量阻截共軍,就是拿雞蛋碰石頭。涼州城作為河西走廊的東大門,阻截共軍的重鎮,不放一槍一炮讓共軍過去,他們就不怕承擔責任?他們敢這樣做,難道永昌城就不能效仿。段縣長的臉上憤怒之情轉為輕蔑的冷笑:

    “照你這么說,我怎么向頂頭上司交代?”
    毛先生:
    “理由很簡單,就說抵抗不住。還能咋的。”
    段縣長:
    “沒有打,怎么能說抵抗不住?”
    毛先生:
    “不妨做做樣子,發現共軍攻城時,放槍打炮做做樣子,槍炮一響,你就趕快跑吧!天塌下來由大個子撐著,你何必要作無畏的犧牲?”
    段縣長揮手沒讓毛先生再講下去:
    “夠了!你現在應該明白你講這番話的嚴重后果,我現在完全有理由逮捕你,定你一個通匪之罪,打入死牢。”
    毛先生起身伸出雙手遞給段縣長:
    “你現在就綁了我。”
    段縣長大喝一聲:
    “來人!”
    兩個士兵跑進來。
    段縣長:
    “送毛先生回去。”

    兩個士兵把毛先生推出門洞,毛先生扭頭要縣長三思而后行,段縣長沒答言,十分生氣地仰著臉,挺著胸膛,邁著高傲的步子登上鐘鼓樓臺階回到指揮部里去了。指揮部里燈火通明,一派緊張繁忙的氣氛。段縣長走進指揮部時,里面嘈嚷混亂不堪。吳書記神情慌亂無常。兩個話務員急得頭冒熱汗,不停地搖動電話機的拐把,嘴里不停地大聲喊叫,喂——!喂!喂——!段縣長見電話無法撥通,心快要蹦出喉嚨眼。他知道電話線被切斷指揮部同外界失去聯系意味著什么?段縣長命令通信兵趕快去檢查線路。半個時辰后。兩名通信兵跑回來匯報城內線路正常,城外面的線路沒法檢查。段縣長命令保安團長鹿龜元下達命令,調一班保安團丁去協助通信兵去查線。鹿龜元急步走下鐘鼓樓,身后跟著兩名通信兵。鹿龜元一邊走一邊思考,一營出城不方便,只有調二營的團丁了。他加快腳步向城外面的炮營走去,風風火火大聲喊叫牛海濤。牛海濤爬出戰壕跑到鹿龜元的面前問有啥事,鹿龜元命令他馬上調一班團丁去協助通信兵檢查電話線路。牛海濤命令一班士兵協助查線。兩名通信兵在保安團丁協助下摸黑向城東面走去。
    ……

    紅西路軍三十軍八十九師兩個團已在城東四十里堡完成了集結任務。八十九師邵烈坤師長命令二六七團和二六九團兩個團向西推進。八十九師在西渡黃河以來的幾次戰斗中屢建奇功,這是一支善打硬仗的隊伍。近三千人的兩個團從涼州豐樂堡趕來后,部隊官兵稍微休息,吃了點干糧,準備向永昌城發起攻擊。

    縣保安團一行十二人騎馬順著蘭新公路電線桿一路查線,敵騎兵驚動了二六七團。二六七團偵察兵把發現的情況匯報給潘團長,潘團長命令戰士們迅速撒開巨網,活捉這股來路可疑的隊伍。這時候,一名士兵剛跳下馬就讓埋伏的紅軍戰士活捉了;另一個罵罵咧咧地走過來,又被紅軍偵察兵活捉了。兩個通信兵先后被捉,保安團丁覺得不對勁兒,他們誤以為兩個通信兵拉屎尿尿,班長便大喊幾聲卻是無人應答。團丁騎馬跑過來,他們的腳跟還未站穩,槍響了,八名團丁接二連三栽下馬來,兩名團丁見情況不妙扭頭跑了。

    偵察兵把活捉的敵通信兵交潘團長審問,潘團長從兩個通信兵嘴里了解到許多重要的信息。潘團長審問完畢,明確告訴兩個通信兵,他們是紅西路軍三十軍,剛從涼州西四十里堡戰場大獲全勝而來,擊潰了馬軍的精銳部隊,紅西路軍是不可戰勝的,紅西路軍的主力部隊馬上就要攻打永昌城。現在釋放他兩人回去轉告城里的守軍,只要他們放下武器,紅西路軍不圍剿他們,如果他們負隅頑抗,等紅西路軍攻克縣城后,誰也甭想活命。兩個通信兵被獲釋后,屁滾尿流騎馬向縣城方向奔去。

    兩名通信兵喪魂落魄逃回縣城時,嚇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兩人頭冒熱汗,奔上鐘鼓樓臺階跑進指揮部。兩個家伙結結巴巴,把他們看到的情況如實匯報給吳書記和段縣長,兩個通信兵匯報完情況出去了。指揮部里剩下段縣長、駐軍劉營長、保安團鹿團長時,吳書記坐到指揮桌的上方:

    “諸位!大敵當前,咱們都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根據通信兵反饋回來的信息,這次攻城的是紅西路軍精銳部隊三十軍的先頭部隊,他們的武器裝備在我守城軍之上,這場護城之戰要想取勝困難很大。但不管困難有多大,任務有多么的艱巨,我們別無選擇,只有誓死保衛城池,無愧黨國對我們的信任。”

    劉營長牛氣沖天地說:

    “即便是戰死也不能讓共軍輕而易舉得到城池。”
    鹿龜元表態:
    “無論戰事多么兇險,我是不會投降的。”
    段縣長:
    “二位有這樣的雄心壯志是我守城軍的驕傲,我們應義無反顧地堅守城池,不讓共軍輕易破城。”

    這時候,城門外隆隆炮聲掀翻了夜的寂靜,把它揉碎了,炮火光焰劃破夜空閃著光亮。腳下土地搖晃著、震顫著、令人不安的顫抖著。段縣長命令一名通訊員去看看情況,通信兵剛跑下鐘鼓樓,一個團丁跑上來:

    “共軍攻城,炮營陣地丟了,請縣長趕快增兵。”

    紅西路軍先遣隊接近縣城時,部隊隱蔽到武當山下一片沙棗林子里,等后續部隊到來。先遣隊沿著甘新公路西進時,沒有遇到任何阻截。部隊到達目的地后,潘團長派偵察兵打探敵情。十名偵察兵走出沙棗林,偵察縣城四面城墻上守軍火力布防情況。

    牛營長在寒冷潮濕的陣地上待到半夜時分,他又饑又餓,他向團丁們交代任務后,向城里臨時指揮部走去。指揮部原是一個市民的雜貨鋪子,出售糖茶煙酒之類的日用品,這些商品全被保安團低價收購了。唐老板盡管心里不快卻沒有辦法,只好收了勉強保住本錢的大洋,忍氣吞聲讓出鋪子。牛營長走進指揮部時,只見里面烏煙瘴氣,飲酒過量的團丁們醉倒在地,看到這些情景,牛海濤心里泛起陣陣酸楚。他的弟兄們下山后名義上是保安團丁,但實際情況并未有多大的變化,弟兄們心里面都窩著一股無名之火,牛海濤心里是十分清楚的。按理說,打仗前是不許喝酒的,但是,弟兄們偷偷摸摸喝酒,他只好睜只眼閉只眼了。牛營長走進指揮部后打開一瓶青稞酒,嘴對著酒瓶口,一陣咕咚聲響,半瓶酒下肚,他渾身的血液加速了流動,胸中著火一樣的難受,牛海濤見副營長禿子進來,給他安排了一件重要事情,讓他把玉翠和虎娃送上山去,禿子二話沒說扭頭走了。這時候,一個團丁跑進來報告牛營長,共軍部隊已經到達城門外。牛海濤瞪眼問:

    “消息可靠?”
    團丁:
    “絕對可靠。”
    牛海濤一口氣喝完剩下的半瓶酒向炮營陣地奔去。

    實際上,紅三十軍的先遣隊對保安團炮營狀況了如指掌,為了更進一步試探炮營的實力,潘團長命令先遣隊在距離城門一里遠的地方燃起一堆大火,打了幾槍。炮營團丁果然中計,牛營長下達開炮的命令,炮營僅有的三門炮向大火燃燒的地方齊開炮。紅三十軍的后續部隊繞過炮火襲擊的目標急速行軍,戰士們戲稱這是守城軍熱烈歡迎紅軍進城的禮炮聲。炮營打了幾十發炮彈之后,火堆熄滅了。紅軍將士發起攻擊命令,紅軍將士從四面八方攻城。一時間槍聲大作,炮火齊鳴,整座縣城在炮火聲中顫抖著,四座城門相繼失守,守城軍指揮部亂了。

    吳書記匆忙走下鐘鼓樓,說:
    “我去前面看看情況。”
    段縣長:
    “等等,我也到前線去看看。”

    兩位指揮官相繼離開指揮部,鹿團長和劉營長頓時慌了。劉營長已經看出端倪,書記和縣長名義上去視察情況,實際上借機逃跑了。鹿團長反應過來罵了一句他娘的,他們能跑咱也跑,劉營長緊隨其后,兩人借著炮火的亮光向黑暗中奔去。

    牛海濤炮營開了一陣炮火,無法抵擋像洪水一樣攻城部隊入城的步伐,于是牛海濤下達撤退命令,團丁們亂作一團不知所措,牛海濤聲嘶力竭地喊:

    “弟兄們,趕快向平安寺方向跑!”
    有人舍不得丟掉那些大炮:
    “大炮咋辦?”
    牛海濤:
    “扔掉算球了。”

    團丁們使出吃奶的勁兒向武當山上逃去。

    黎明時分,紅三十軍的先頭部隊騎兵師浩浩蕩蕩來到縣城的東門外。這時候從縣城里自發組織起來的老漢老嫗娃娃們自發地來到東門外財神樓一線土路兩旁跪迎紅軍隊伍進城,騎兵師參謀長熊得臣見到此景,全體戰士一律跳下馬把跪地的老百姓攙扶起來,他告訴老百姓,紅軍的隊伍是老百姓的隊伍,不是軍閥,請大家不要驚慌。騎兵師迅速占領永昌城四條大街。這時候,守城軍見大勢已去不再抵抗,紅軍按照上級的指示精神,把投誠駐軍士兵和保安團丁弄下城墻,收繳他們的武器后就地釋放。紅西路軍進城后仔細清點部隊的傷亡情況,在短暫的交火中,除了少數戰士受傷外,無重大的人員傷亡,這是紅西路軍進入河西走廊以來,打得最漂亮的攻城之戰。二六七團宣傳隊迅速在城內醒目的地方張貼標語和布告,宣傳共產黨的抗日救國主張。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紅色十月 紅色七里河——紅西路軍永昌戰役紀念館參加全省紀念館館際交流活動(組圖)
·下一篇:無
·袁永濤:第三章:播撒火種(二十二)
·紅色十月 紅色七里河——紅西路軍永昌戰役紀念館參加全省紀念館館際交流活動(組圖)
·袁永濤:紅色十月 紅色七里河——紅西路軍永昌戰役紀念館參加全省紀念館館際交流活動(
·春華秋實40年——永昌縣紀念新中國成立69年暨改革開放40周年圖片展(組圖)
·袁永濤:春華秋實40年——永昌縣紀念新中國成立69年暨改革開放40周年圖片展(組圖)
·紅西路軍研究工作委員會暨部分紅西路軍后代來永昌縣參觀調研學習(組圖)
·袁永濤:紅西路軍研究工作委員會暨部分紅西路軍后代來永昌縣參觀調研學習(組圖)
·第三章:播撒火種(二十一)
·袁永濤:第三章:播撒火種(二十一)
·甘肅省深度貧困村黨支部書記示范培訓班學員參觀紅西路軍永昌戰役紀念(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第三章:播撒火種(二十二)
袁永濤:第三章:播撒火種(二十二)
特稿:第三章:播撒火種(二十二)
傳承紅色基因 傳播紅色黨史
徐敏峰:第四屆白茆山歌藝術節開幕式暨全國優秀民歌
特稿:第四屆白茆山歌藝術節開幕式暨全國優秀民歌展
陸佳楠:海軍政委秦生祥考察海紀館(組圖)
特稿:海軍政委秦生祥考察海紀館(組圖)
李業坤:鋼鐵志士趙赤坪(圖)
特稿:鋼鐵志士趙赤坪(圖)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2019精准六肖中特期期准 最新进球彩开奖结果 十一运夺金开奖最多的号码 大家用什么软件黄聊污聊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福彩时时彩走势图表 幸运飞艇单双技巧图 澳洲幸运5软件 海南七星彩投注平台 时时彩开彩下载 双色球85期历史开奖结果